閱讀正文

    • 所在位置:首頁 > 新聞資訊 > 行業動態

尋跡·臺州傳統產業之前世今

發布時間:2020年05月01日 瀏覽次數:564
【產業名片】


臨海市的戶外休閑用品產業起步于上世紀90年代初期,經過近30年的發展,實現了從小企業到大集團、從產品制造到設計創造的快速成長,已經成為全國戶外休閑用品產業集群規模最大、外向度最高、產業鏈最寬、品牌影響力最廣的產業基地,擁有戶外休閑用品及配套企業1000多家,產品涵蓋戶外家具、遮陽篷、太陽傘等八大系列產品,銷往134個國家和地區


2018年,臨海全市戶外休閑用品行業總產值超過210億元,自營出口總值近91億元。




10月28日,第八屆中國(臨海)戶外家具及庭院休閑用品展覽會開幕。

短短幾天,展會成績十分可觀:186家企業參展,2015名采購商到會,其中境外采購商425名,達成境外意向訂單1457萬美元,境內意向訂單5660萬元人民幣,金額較上屆分別增長11.7%和13.5%。

這樣一組數據表明:雖說去年因為中美貿易摩擦,一度讓這個外貿依存度高達90%的行業蒙上陰霾,但如今,通過企業自救和政府引導,行業正逐漸走出陰霾,穩健回升。

數據顯示,今年前三季度,臨海戶外休閑用品產業自營出口額達70.8億元,同比增長12.7%。臨海戶外休閑用品產業正在逆勢中實現突圍!




舶來的產業


這是一個源頭在外的產業,稱之為“舶來品”并不為過。

從在廣東一帶承接戶外休閑用品零部件加工單開始,上世紀90年代初,部分市場嗅覺敏銳的臨海人把太陽傘、戶外遮陽棚、戶外休閑家具等工藝引進當地,之后,建工廠、辦企業。

彼時,創業大潮浩浩蕩蕩,剛二十歲出頭的謝建勇在小芝創辦了工藝品廠,說是工廠,其實是家庭小作坊,幾臺簡單的設備,生產木衣夾、木制太陽傘,沒有技術,自己慢慢摸索,或去外地向別人請教。

當時,小芝到臨海城區的公路狀況很差,集裝箱過不去,他們就自己裝卸,用小貨車把產品運到臨海,再裝箱到寧波。直到后來整體搬遷到城區,企業才走上每年翻番發展的快車道。這家企業就是如今戶外休閑用品行業的龍頭永強集團。

1990年春季廣交會,臨海太陽傘首次亮相國際市場,銷售收入近100萬元,這是臨海人在休閑用品產業挖到的第一桶金。

從此以后,這個行業發展勢頭驚人,2000年產業進入規模發展,行業當年銷售收入近3.5億元。

2003年,臨海獲評“中國戶外休閑用品生產基地”,9年后,又成為“中國戶外家具及庭院休閑用品出口基地”。

從“生產基地”到“出口基地”,臨海用時二三十年。“某種程度說,這是一個青出于藍而勝于藍的行業。”臨海休閑用品行業協會秘書長羅幫仁說,如今臨海戶外休閑用品行業已超越廣東,涌現出永強、正特、臨亞等龍頭企業及一大批產值達億元的成長型企業。

牽一發而動全身


源頭在外,市場也在外。

臨海戶外休閑用品產業外向程度高,市場涵蓋歐美、中東、東南亞及非洲部分地區,其中北美市場占據30%左右。

當前,臨海戶外休閑用品輸美產品為鋼管或鋁管制架的藤編椅、特斯林布椅、折疊椅、躺椅、折疊鋼管遮陽篷、遮陽傘等。

中美貿易摩擦剛開始,美方公布的500億美元加征清單中,基本不涉及上述產品的海關編碼范圍。

但隨后,美方對中國輸美2000億美元的商品稅實行加征25%的稅額,臨海戶外休閑用品的輸美產品多數中槍。

按慣例,每年五六月份,美方戶外家具采購商將按照約定,對中國國內的供貨商陸續下單。

此時正值國內休閑用品工廠的生產淡季,一眾企業正等著訂單下達,趕在生產淡季儲貨,到10月以后陸續出貨。

然而,貿易摩擦突然升級,美方采購商不敢下大單了。

“加征關稅讓他們下單意愿馬上減弱,本來最晚6月份就下單,但現在不敢下大單,只敢分批次下一些散單,先試試美國國內市場的接受能力。”羅幫仁說。

放在以往,一些骨干企業在美國市場訂單下達之前,就開始采購備料。他們要趕在整個行業的淡季,原材料相對低價時期,先行下單采購,不誤美方訂單下達以后的趕貨周期。但這時,國內企業的采購中心也不敢貿然采購備料。

貿易摩擦沖擊力之大,毋庸置疑。

龍頭企業永強集團,幾乎一半的出口市場都在美國。

正特股份有近500萬美元的出口商品名列其中。

臨亞股份美國市場出口占比20%,其中帳篷產品影響最大,訂單量下降1/3,“而且減少的都是大單子。”公司品牌推廣部經理單軍說。

受沖擊的都是大企業,相比之下,小企業因為主要市場在歐洲和東南亞,牽涉并不多

“沖擊力大,但影響面窄。”羅幫仁說,稅額提高后,采購商會把增加部分轉嫁給美國國內消費者,商品將提價。因此,勢必會降低美國消費者消費意愿,銷售量減少。采購商下不了單,也不敢下單。而國內的戶外休閑用品企業,則因少賺或不賺錢而縮減規模,減少利潤。

分蛋糕和做蛋糕


躁動與焦慮之下,企業紛紛尋找出路與自救辦法。

和美方議價,分攤加征稅額是眾多企業最先想到的辦法之一。

“公司與國外銷售簽訂合同主要執行FOB價格,關稅都是客戶方自己承擔,最終會轉嫁到終端消費者。我們也降價一部分。”永強集團相關負責人表示。

正特股份則按照“穩基數、拓空間”的思路,對涉及增加出口關稅的商品主動降價5%,以穩定原有訂單。

而在美陽傘業,外貿業務員梁艷表示,他們主營中高端遮陽傘,美國出口訂單占據20%左右,貿易摩擦開始后,美方訂單一直沒下,后來與美方協商,按匯率分檔定價,并將價格下調了1.5個百分點,“單價降了,但今年訂單量還是保住了。”

此外,眾多企業再度搶灘歐洲

9月的德國科隆展會上,永強、正特參展,收效良好。

“這么多年我們一直主攻美國,但現在要把更多的精力和人力投向歐洲。”永強集團行政總監龐瑩瑩說。

但蛋糕就那么大,其他企業也正一股腦涌過來,“利潤下了幾個點,我們能扛住,別的小企業未必能扛住。”龐瑩瑩說。

更多的人把目光瞄準國內,“分蛋糕”同時也在推陳出新,做大蛋糕。

“戶外用品畢竟不是室內用品,國內消費者還沒養成戶外休閑習慣,國內市場占比不大,從全行業看內銷只有10%。”羅幫仁說,隨著消費升級,國內戶外休閑的興起,一定程度上也刺激了國內戶外休閑用品市場,前景可觀。

“未來5到8年,國內市場肯定頂得上一個歐洲。”正特股份總裁陳永輝說,他們專門設立了全資子公司浙江晴天花園家居有限公司,為國內客戶提供一站式的戶外休閑服務,以高附加值消化成本壓力,如今公司每年有1/4的產品銷往國內市場。

“近兩年,我們新成立了一家電商公司和一個塑膠產品生產車間,都是針對國內市場采取的措施。”臨亞股份品牌推廣部經理單軍透露,他們用塑料、大理石等材質開發出適合國內高中低端各消費層級的產品,去年內銷已近億元。

扎根還是轉移?


記者了解到,除了轉移市場,部分企業籌劃將產能轉移到以越南為主的第三方國家。

近期,已有部分企業派高層赴越南、柬埔寨進行投資設廠考察。

“為何會首選越南?因為這里產業鏈初步形成。”羅幫仁說,“雖然越南土地租金和國內相當,但人力成本比國內低30%。”

不過,對于產能轉移的想法,企業內部也仍有討論。

“即便是往東南亞方向轉移,也只有轉移木制品產業,金屬類產品還得留在國內,因為那邊配套不全,鋼材和鋁材等供應跟不上。”臨海戶外休閑用品企業相關負責人認為,戶外休閑用品產業季節性明顯,忙季對工人有加班需求,且對手工技術也有一定要求,而這是第三國所缺失的。

記者從行業協會及多家企業了解到,當下,臨海產業鏈上下游較為成熟,眾多企業家也有“扎根本土”的情結,作為傳統勞動密集型產業,更易牽一發而動全身。他們也希望政府有關部門能夠妥善解決企業在用人、土地等方面的問題。



標桿人物


羅幫仁:迫切希望有就近 檢測、倉儲的產業配套


【人物名片】

羅幫仁

從事戶外休閑用品產業20多年

臨海市休閑用品行業協會秘書長


記者:在您看來,除了外向依存度較高,戶外休閑用品還有哪些特點?

羅幫仁:我對這個產業有三個90%的判斷:90%以上的企業都是做出口的,90%以上的產品是出口,最后一個是90%以上的產品是貼牌的,也就是說我們自主品牌和代工比例為1比9。

記者:為什么都做貼牌不做自主品牌?

羅幫仁:生產在我們這里,但銷售權還是掌握在歐美人手里,我們產品很多是通過外國人采購賣出去的,品牌是他們的,標準也是他們的。但近年來貼牌的情況有所改善,龍頭企業自主品牌與貼牌并舉,目前參加國外家具展時帶過去的都是企業自主創新的品牌產品。

記者:之前為什么不做國內市場呢?

羅幫仁:一是國內市場消費習慣沒養成,二來企業長期做產品出口,一直注重國外標準的研究,忽略了國內標準的發展,導致對國內標準不熟悉,參與度不高,很大程度上制約了國內市場的發展。

記者:除了標準以外,這個行業還存在哪些問題?

羅幫仁:從行業內來看,我們還面臨著倉儲缺乏、檢測缺乏等問題。當前,除浙江永信檢測技術有限公司對口服務永強集團外,其他企業一般都要到寧波、上海送檢。檢測費占到產品銷售額的1%以上,費用十分驚人,企業負擔沉重。企業對建設第三方獨立檢測機構的要求十分迫切。

此外,企業還普遍存在倉儲難題。因為土地昂貴,很多企業都是租廠房建倉庫。建議在政府主導下,依托臨海頭門深海港灣的優勢,建設高端物流倉儲中心,為企業提供一站式的倉儲、配運服務,也可以讓臨海的休閑用品能源源不斷地賣到全球各地。

記者:對于這些提議,政府部門如何回應?

羅幫仁:這些創新服務涉及多方資源,非我們協會或一家企業所能主導。據我了解,當前這項工作已被列入政府的主要議程,且政府部門每年均有硬性指標的資金投入。相信臨海市政府會有相應政策出臺,支持戶外休閑用品企業進一步做實做強。







茄子视频懂你更多-茄子视频破解无限观看老版-茄子app永久无限免费版 ?